稀奇古怪的梦说明什么? 我总是在做同一个可怕的梦

来源:天涯 2017-03-12 17:39:05

  3岁那年,我经常做一个怪梦。梦里,妈妈抱着我站在楼道里,对我说:“我们去找爸爸了。”然后抱着我向楼梯下张望。妈妈弯腰的动作有点大,我感觉自己快要从她的怀里摔下去了。下面就是楼梯间的缝隙。“如果真摔下去会怎样?”我奇怪的想道。



 

  接下来,我独自一人站在楼梯间,妈妈也不知去向。我看到一户人家门开着,一位年轻的阿姨坐在门口打毛衣。她抬起头,表情很平淡的对我说:“你妈妈死了。”好像在说“你妈妈出去买菜”这样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不悲伤,也不吃惊,我也面无表情的回应她“哦”。

 

  接着我慢慢的倒下来。我知道,自己也要死了。这个怪梦出现以后,每晚都会出现。每次都我都在梦里死去,再在第二天早上活过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每年年底,我都要跟着父母回老家。我们的老家就在安徽的一个小山村里。村子青山环抱,村前一条小溪潺潺流淌,终年不息。我们家族祖祖辈辈就在这里生活。直到我爷爷走出大山。爷爷当年响应国家号召,参加过朝鲜战争,立过战功,后来认识我奶奶,有了我爸和我二叔。

 

  多年来跟随部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老爷子想让小辈们也走出去,所以一向很重视对子女的教育。79年恢复高考之后,我爸和二叔都是第一批考上大学的。有了我和我哥之后,他们又在老爷子的支持下,下海挖了第一桶金。我大学毕业后,他们又很是时候的移民到国外。如今老人去世后多年,我仍然对爷爷的远见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在三岁那一年,我被领去见太爷爷。太爷爷是我们家里辈分最老的人。老人没有子嗣,严格来说是我爷爷的叔叔,但我还是乖乖的跟着叫了声太爷爷。

 

  太爷头发花白,脸色棕红(好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就是古铜色,壮男都喜欢晒成这个色儿),身形精瘦,但是腰板挺得很直,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眼神既饱经沧桑,阅尽世事,又慈祥和蔼,清澈见底。太爷伸出粗糙的大手抚在我脸上,说道:“这孩子由我来照顾。”

 

  那一年,我被留在老家。临走的时候,妈妈抱着我不停抹泪,爸爸一直在叹气,而我则是狠狠的哭,按老人们的说法,好像要把一年的眼泪都哭出来一样。我跟着他们一直走到村口的汽车站,直到爸妈上车,我才肯回去。

 

  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太爷生活。那时候太爷也只是教我些呼吸吐纳、擒拿格斗,还有就是让我漫山遍野的跑,每天都要采几种野草回来,学着辨认不同的植物和动物。对我来说,每天采集野草和辨认动物就像玩一样,我倒是很乐意。小孩子的悲伤总是来得快去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