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农村嫁女都要天价彩礼 岳母不要彩礼只要我收下小姨子

来源:秀目网 2017-04-11 15:00:16

  找了个农村女友,等到谈婚论嫁时,原以为他们会要天嫁彩礼,结果没想到他们彩礼一分钱都不要,还要把小姨子送给我陪嫁,

 

  我知道女友家是农村的,不过他们家经济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

 

  据说她爸妈是做农业养殖的,这几年不错。我虽然是城里人,可是住的还是我爸妈的房子。

 

  我们交往了大概一年,女友说想带我回家看看他爸妈,我就跟着回去了。

 

  到了女友家,他爸妈倒是对我挺热情的,就是我一进门的时候,发现一个很奇怪的想象。
 


 

  有一个女孩子和我女友长得很像,眉眼真的挺像的,不过感觉神色有点异常。

 

  女友叫了一声妹妹,那个女孩子也是傻傻的笑,我弄明白了她精神有点不正常。

 

  见面以后她爸妈对我还算是挺满意的,这个时候谈到了结婚的问题。

 

  我试探性地问他们,这边的彩礼是多少呀。

 

  没想到我丈母娘直接说,我们呀就这两个女儿,我们不要彩礼,我知道你还和父母住一起,我打算到时候给你们买套房子,当做我女儿的婚房。

 

  我一听真的高兴坏了,想不到丈母娘这么通情达理。不过丈母娘接下来的话让我有点吃惊。

 

  她说这个小女儿小时候给烧坏脑子了,都这么大了,也没人上门提亲,丈母娘说以后估计也嫁不出去了,想要我和女友照顾她到老。

 

  女友看着我,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完全懵了,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能借口说回家和爸妈商量一下。

 

  可是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和我爸妈提,即便是我同意,我爸妈也不可能能同意呀,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偏远农村多穷汉,讨个媳妇真困难,如今彩礼十几万,其他花费还不算,倾家荡产全抖完,拉下饥荒谁来还?”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中西部某县农村采访时听到的一句顺口溜。

 

  在旧习俗和攀比风气影响下,象征着喜庆幸福的结婚彩礼在一些农村地区反而成了家庭负担。

 

  记者采访发现,面对“有利可图”的“彩礼经济”,一些农民将女儿看成集市上“竞价”的“商品”,而为应付高额的结婚彩礼,不少农民家庭债台高筑。

 

  专家认为,高额彩礼与过去“重男轻女”引起的男女比例失衡密切相关,不仅让婚姻变了味,也严重影响社会风气。

 

  伴随城镇化加速、大量务工人口流动,农村适婚女性数量锐减,高额彩礼在农村仍然存在攀升空间。

 

  记者调研发现,西北地区近年来彩礼价格节节攀高,甘肃庆阳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7850元,而彩礼已经达到了20万元。

 

  此外还有“二程”(男方给女方买衣物的钱款)、“三金”等诸多名目繁琐的婚娶习俗,女方还要求买房买车,这样下来一家娶妻成本可高达约60万元。

 

  彩礼价格与贫困程度成正比,一些农村生活水平越低,彩礼负担越重,婚嫁矛盾也越突出。

 

  中西部一农村第一书记说,当地彩礼价位与家庭收入紧密挂钩:一等属条件较好者,彩礼20万元以上,家里有房有车。
 


 

  二等属于一般,彩礼10万元上下,这种情况居多;三等是花费五六万元去越南、云南等地买媳妇;四等是家庭财力不够,结不起婚。

 

  越来越重的婚嫁负担,除了致贫返贫,还衍生不少社会问题。由于“娶妻难”凸显,甘肃庆阳甚至出现了“人市”,每年腊月在县城乡镇繁华区,媒人们聚集在这里说媒拉纤,产生了骗婚、“黑媒婆”职业化等乱象。

 

  记者调研发现,多重因素导致农村彩礼高涨。首先,男女比例失衡严重。由于传统“重男轻女”观念,男多女少较为普遍。江西、湖北等地一些村小组几乎清一色的小伙子,待嫁女青年变得“金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