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深夜遇鬼的故事 他的脸结着吓人的脓痂血流满面

来源:秀目网 2017-04-17 19:52:12

  讲述深夜遇鬼的故事:我推开门,看到好朋友的鼻子很夸张地歪在一边,一大块脸皮没有了,结着血红的脓痂,有血顺着脖子流下来……

  

  往常我闭着眼也能找到小志的家,可是今天走了一个钟头都还没到。太阳快下山了,我也越来越着急。

  

  天黑之后,路就变得很不好走。在被两块石头绊倒后,我开始怀疑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老天的残酷就体现在我怕什么它来什么,正想着,突然起雾了,一下子只看得清周围两三米之内的东西。

  

  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突然从我眼前一闪而过,最近看过的各种鬼片中惨死的主角都跳进我的脑海里。

  

  “拿命来——”

  

  “我们都死了,凭什么你还活着?”

  

  “来吧来吧,来陪我吧——”

  

  “活着有什么好玩儿的?”

  

  我有点儿分不清哪些是耳边听到的、哪些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头皮麻麻的。

  

  夜路“小束,你怎么在这儿啊?”是小志的声音,他正背对着我。

  

  我差点儿没掉眼泪:“吓死我了,你们家到底在哪里啊?”

  

  “笨死了,跟我走。”小志回头对我笑。

  

  他不是小志,但那却分明是小志的声音!他的鼻子很夸张地歪在一边,一大块脸皮没有了,结着血红的脓痂,有血顺着脖子流下来。


  
 

  “你是谁?走开!走开啊!”我推了他一把,扭头就跑。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居然到了小志家。门虚掩着。

  

  “救命,小志!”我直接推门进去。

  

  “你来了。”他背对着我,声音很飘渺,“迟到了,要怎么惩罚你好呢?”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转头,笑了:“把不守时的人都吃掉,歪鼻子!”

  

  我刚想转身,身后又传来小志那飘渺的声音:“都吃掉!”

  

  最后,我听到的是脸皮撕裂的声音。

  

  撕拉——

  

  ……

  

  姐姐走了。

  

  她的尸体是在某个很普通的星期三的早晨被叫她起床的妈妈发现的。那天,妈妈的尖叫声惊动了所有邻里。姐姐的死因听说是什么急性肝炎,这个名称对我来说十分陌生,我对它的惟一认识就是它带走了我惟一的姐姐,那个总是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傻姐姐。

  

  在姐姐的葬礼上,妈妈哭得昏倒了三次:老爸虽然没哭,但是他的表情就像生吞了一堆蜗牛一般扭曲。当时我的脸上也带着两道泪痕,但是说来也怪,我内心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姐姐还在我身后扮着鬼脸。
 

  
 

  这种感觉一开始还可以轻松以对,不过日子一久,我便渐渐发现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儿。我们家的三楼一直只有姐姐一个人住,因此姐姐离开之后三楼就一直是空着的。虽说是空的,但我总是在凌晨一两点时听到楼上传出阵阵水声,姐姐生前经常在那个时间洗澡。

  

  我开始觉得害怕,毕竟人鬼殊途。我告诉妈妈这件事情,并带着妈妈一同上三楼的洗澡间一探究竟。但是上去之后发现,三楼地板整个都是干的,莲蓬头没有一丝开过的痕迹。妈妈告诉我那是隔壁邻居晚上洗澡的声音,并要我别再胡思乱想。

  

  我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我可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个水声!但是无论我怎么解释,爸爸妈妈依旧不相信。我估计他们也害怕,只是故意忽视罢了。

  

  姐姐那晚,我怎么也睡不着觉,于是登录了久违的MSN,想要找只夜猫来个彻夜长谈。但是就在我一登录后,一个离线讯息立刻蹦了出来,是“橘子”发的,而那是姐姐的账号。

  

  我战战兢兢地看了一下信息的发送时间,那是在我登录的前10分钟发出的——这真的很恐怖。

  

  我曾听别人说过,人在极端恐惧下会五感全开,但我从没想过这个传说会在这种情况下被证实,因为我清楚地听到了从三楼传来的姐姐那台老是嗡嗡作响的计算机声。我的恐惧一下窜到了最高点,但是我还是强忍着恐惧,朝姐姐的账号敲字。

  

  鸭血:姐,你在吗?

  

  我拼命地朝上天祈祷不要有回应,不过,才过了两秒我的祈祷就宣布失败。

  

  橘子:在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感到我的手心已经全部都是汗了。

  

  鸭血:姐,你在哪儿?

  

  橘子:你和爸妈跑到哪儿去了?我都找不到你们……

  

  鸭血:什么我们跑哪儿了?是你死了!

  

  接下来传过来的是一整排的惊叹号,看得出来她对这个事实有点儿不能接受。不愧是永远在状况外的姐姐,连自己死了都不知道……

  

  大概又过了10分钟,她才又打字过来。

  

  橘子:原来我死了啊……

  

  鸭血:嗯。

  

  橘子:难怪我总觉得怪怪的,还觉得你们怎么突然不见了……

  

  鸭血:……

  

  橘子:还丢下我一个人跟一群莫名其妙的大叔老伯一起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