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的女人不容易 留守村妇的辛酸爱情往事

来源:聚好看小说 2016-06-25 11:43:21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嫂子阿桂嫁给我哥那年才刚满十八岁,是名副其实的黄花大闺女。

 

  那时候她很瘦,小腰恁细,铅笔杆一样。不过很白,脸是白的,手腕是白的,脖子也是白的,好像一团雪。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黑如乌珠似的大眼,身穿大红嫁衣。

 

  哥哥拉着她的手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天一黑,送走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爹娘立刻安排我去哥哥跟嫂子的窗户根底下听房。

 

  二位老人家说了,在梨花沟哥嫂成亲,小叔子听房是风俗,必须听,不听还不好呢。

 

  就是听听哥跟嫂子第一晚能不能鼓捣点真事儿出来,造个小人什么的,一会儿好给爹娘汇报战果。

 

  既然是爹娘的命令,做儿子的当然义不容辞,所以屁颠屁颠就去了。

 

  纯洁的我蹑手蹑脚靠近窗户,先舔了舔手指头,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窟窿出来,然后闭上眼,仔细往里看。

 

  屋子里很静,大红的蜡烛忽闪忽闪。

 

  一条土炕上有两条棉被,两个人,两个脑袋,整整齐齐排了一炕。左边长头发的是嫂子,右边短头发的是哥哥,哥哥没睡,嫂子也没睡。

 

  这也难怪,一个大闺女跟一个陌生男人忽然躺一条炕上……这种环境下能睡着才是怪事?

 

  我在外面就闷得不行,按说,新婚的第一晚,小两口应该往一块凑合才对,可为啥他俩就各睡各的呢?而且衣服都没脱。

 

  开始的时候啥动静也没有,过了一刻钟,哥哥首先忍不住了,抬手拉拉嫂子的衣襟。小声问:“阿桂,你……睡着了没?”

 

  嫂子说:“睡着了。”

 

  哥哥说:“睡了你还能答话?”

 

  嫂子说:“俺说的是梦话。”

 

  哥哥表现得很主动,往嫂子身边凑了凑,问:“阿桂,从今天起,咱俩就成亲了,是两口子,你知道成亲意味着啥吗?”

 

  嫂子说:“成亲就是成亲,一块搭伙过日子呗,还能意味着啥?”

 

  阿桂的单纯跟无知把哥哥杨初八给逗笑了,他说:“就是……男人跟女人……睡一块。”

 

  阿桂大眼睛一眨问:“咱俩不就睡一块了吗?”

 

  “俺说的那个睡,不是这样睡。”哥哥不知道咋跟嫂子解释,只能用话慢慢勾她。

 

  阿桂莫名其妙问:“那是咋睡?”

 

  “就是男人跟女人……解下衣服睡。”哥哥又把话更深入了一步。

 

  “为啥要解下衣服睡哩?”

 

  “咱娘说了,新婚夜……不解衣服不好哩。”

 

  阿桂就咕嘟一声:“规矩真多。”然后丝丝拉拉开始解衣服,转眼的时间,衣服没了,顺着被窝的缝隙丢在了凳子上。

 

  我站在窗户外边噗嗤笑了,有好戏,接着瞧……

 

  首先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是从嫂子的身上飘出来的,特别好闻。

 

  阿桂的上身是一件肚兜,光着膀子,那胳膊还是雪一样白,居然看到了她鼓鼓的两团……下面隐藏在棉被里,啥也看不清。

 

  偏偏赶上我是近视眼,把本小叔子给急得抓耳挠腮……跟猫头鹰一样。

 

  眼睛透过窗户的缝隙使劲瞧,恨不得将眼珠子挖出来,砸嫂子被里看个究竟。

 

  接下来,又有了新的发现,哥哥的呼吸很不均匀,胸口一鼓一鼓,高低起伏,眼睛也放出了亮光,跟豹子一样。

 

  忽然,他翻身把阿桂抱在了怀里……

 

  可能是哥哥用力太猛,把嫂子给吓坏了,阿桂尖叫一声:“初八,你干啥?你干啥?”

 

  哥哥已经变得迫不及待:“咱娘说了,新婚夜也要抱在一块睡,不抱……也不好哩。”

 

  阿桂本来就慌乱,被哥哥这么一抱,都要吓死了,赶紧说:“不行,不行!初八你走开!”

 

  女人抬腿就是一脚,事情来得太突然,哥哥没防备,结果一脚被阿桂从炕上给踹到了地下……我那可怜的大哥发出哎呀一声惨叫。

 

  阿桂吓坏了,赶紧伸手拉他:“初八哥你咋了?快起来,快起来,俺不是故意的,你摔坏了没?”

 

  哥哥还挺勇敢,捂着下面呲牙咧嘴摆摆手:“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在窗户外面也吓一跳,心说:翻了天了!这女人也忒彪悍了,咋能刚成亲就踹自己男人呢?真没家教。

 

  哥哥也是,没本事,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都替他着急。

 

  简直不是男人,应该把她按炕上,用鞋底子抽她的屁股三百六十五下,把她打得春光灿烂,万紫千红,给她立立规矩……要不然还不被她欺压一辈子?